香港公司注冊

010-6580408613520267395

離岸公司注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跨境電商新聞 > 正文

海關總署26號文規定跨境電商類企業七大法律義務

2016-04-14 17:01 來源:海關法律與實務 編輯:Wafer 【收藏本頁】【打印】【關閉】

  2016年4月7日,即在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4.8”稅收新政實施大限的前夜,海關總署《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有關監管事宜的公告》(以下簡稱“26號文”)姍姍來遲。26號文作為海關總署針對此次跨境電商稅改所製定的操作性文件,規定了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監管的基本法律框架。

  海關總署26號文具體規定了哪些方麵內容?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倉儲企業、境內購買人等各方在26號文所規定的法律框架下分別有哪些法律義務?26號文對各方分別有哪些影響?又該如何應對?

  針對業界普遍關心的上述問題,資深海關法律師陳誌偉在第一時間對海關總署26號文進行深入解讀,供大家參考。同時,也歡迎大家積極給517菠菜网留言,反饋新政實施之初遇到的種種問題與疑惑,參與進一步討論。

  2016年4月7日,海關總署發布《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有關監管事宜的公告》(“26號文”)。

  如果說此前三部委的《關於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政策的通知》(“18號文”)確定了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稅改的基本政策和調性,那麽此次海關總署出台的26號文,則是對18號文所確立有關稅收監管政策的具體落實。

  海關總署26號文從通關、征稅、物流、企業管理等幾大方麵初步確立了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海關監管的基本法律框架,對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倉儲企業所承擔的義務、風險、責任影響重大,特撰文分析如下。

  一、26號文確立了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等作為代收代繳義務人的七大法律義務

  在筆者看來,海關總署26號文最重要的內容,即是進一步明確了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等代收代繳義務人的法律義務和責任範圍(注:依據26號文第(十)條規定,在海關注冊登記的電子商務企業、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企業或物流企業作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稅款的代收代繳義務人)。

  在海關總署26號文所確立的監管框架下,上述代收代繳義務人可概括為承擔如下七大法律義務。

  1、對稅號、價格等申報要素的如實申報義務

  筆者此前在《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稅收新政及其影響分析》一文中,提出三部委18號文初步規定了境內訂購人的“納稅義務人”以及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的代收代繳義務人”地位。但是,18號文並未從法律上明確誰對於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負有申報義務這一重要問題。

  而申報義務的歸屬對於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境內訂購人影響重大,申報是海關法律風險的重要源頭,申報義務的歸屬決定責任的歸屬。

  此次,海關總署26號文對於申報義務的主體問題做出了相對較為明確的規定。但在筆者看來,26號文關於申報義務的有關規定在法律上存在諸多“扭捏”之處(對於規則的合理性問題,筆者將另行著文分析。本文僅側重於對規則本身及其影響的分析)。

  就申報義務主體問題,26號文第(十一)條明確規定,“代收代繳義務人應當如實、準確向海關申報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商品名稱、規格型號、稅則號列、實際交易價格及相關費用等稅收征管要素”。第(十二)條規定,“為審核確定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歸類、完稅價格等,海關可以要求代收代繳義務人進行補充申報”。

  依照上述規定,有關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的申報義務人是“代收代繳義務人”,代收代繳義務人應就《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申報清單》(“《申報清單》”)上的申報要素承擔如實申報義務,而26號文並未規定“境內訂購人”的申報義務。

  按照通常理解,“代收代繳義務人”一般應僅就實際“納稅義務人”的應納稅款承擔“代收代繳”的義務,屬於“納稅”的範疇。但是,26號文顯然並沒有完全將其法律義務僅限於“代收代繳”稅款這麽簡單,而是將“申報”這一重大法律義務一並交由代收代繳義務人承擔。

  這將對作為代收代繳義務人的電子商務企業、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企業、物流企業的合規帶來巨大挑戰。代收代繳義務人因申報不實將會導致補稅、行政處罰、降級等法律風險。如果代收代繳義務人“明知”上述申報信息存在不實,仍然提交給海關,甚至可能因此產生走私或者協助他人走私的法律責任(詳見下文第四部分分析)。

  但是代收代繳義務人的如實申報義務是否排除訂購人的如實申報義務,目前尚不明確。因此,作為廣大跨境采購的個人買家而言,仍需進一步對此保持密切關注。

  2、如實向海關傳輸交易、支付、物流等電子信息義務

  《海關法》意義上的“申報”不僅僅包括填製《申報清單》上的有關欄目,同時也包括向海關提交進出口有關的交易、支付、物流單據等信息。

  26號文第(三)條明確規定,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申報前,電子商務企業或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企業、支付企業、物流企業應當分別通過跨境電子商務通關服務平台如實向海關傳輸交易、支付、物流等電子信息。進出境快件運營人、郵政企業可以受電子商務企業、支付企業委托,在書麵承諾對傳輸數據真實性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的前提下,向海關傳輸交易、支付等電子信息。

  因此,電子商務企業或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企業、支付企業、物流企業如果向海關傳輸的這些數據信息存在不實或者不準確的情況,同樣可能導致前述申報不實相關的行政或刑事法律風險。

  3、代為履行納稅義務

  26號文第(十)條明確規定,在海關注冊登記的電子商務企業、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企業或物流企業作為稅款的代收代繳義務人,代為履行納稅義務。

  依據該條規定,26號文項下的代收代繳義務人,並非僅承擔簡單的“先收後繳”義務,而是可能被海關認定為具有“獨立的”代為履行納稅義務。換言之,即便實際納稅義務人並未向代收代繳義務人支付有關商品的進口稅款,依據該條規定,代收代繳義務人同樣具有向海關代為履行納稅的“獨立”法律義務。

  對於電子商務企業、電子商務交易平台企業或物流企業等代收代繳義務人而言,這意味著如果海關在商品清關後的匯總納稅、海關稽查等程序中認為之前進口的有關商品存在稅號、價格等申報不實、不準確等情況,並進而需要補稅的情形,則很有可能海關部門會要求代收代繳義務人直接承擔此一補稅義務。

  當然,理論上,代收代繳義務人,有權就此向作為“納稅義務人”的境內實際購買人追償。但實際操作中,由於涉及境內買家眾多,且每一買家所涉稅款金額可能較小,追償代為補繳的稅款在操作上可能存在成本考慮問題。

  4、匯總納稅情況下的交保義務

  26號文第(十三)條規定,海關對滿足監管規定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時段匯總計征稅款,代收代繳義務人應當依法向海關提交足額有效的稅款擔保。

  “匯總征稅”,對於從事一般貿易業務的有關進出口企業來說,已經不為陌生。在該按時段匯總征稅模式下,海關由原來的“先稅後放”變為現行的“先放後稅,匯總繳稅”。

  但是,為確保國家稅收安全,代收代繳義務人有義務依據其進出口量事先向海關部門提交相應的稅款擔保。擔保可采用保證金形式,通常也可以采用商業銀行出具的保函形式。貨物實際通關時,海關暫不打印稅單征稅,而是在扣除與應繳稅款相應金額的信用額度後,即可辦理商品放行手續。代收代繳義務人在放行後一定期限內向海關辦理匯總納稅手續。

  5、核實訂購人身份信息義務

  26號文第(六)條規定,電子商務企業應當對購買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個人(訂購人)身份信息進行核實,並向海關提供由國家主管部門認證的身份有效信息。

  但是,跨境電子商務的特點在於訂購人數量眾多且比較分散,要求電子商務企業核實每個訂購人的身份信息可能存在難度。電子商務企業對訂購人身份信息的核實義務應履行到何種程度,疏於核實訂購人身份信息應該承擔何種性質以及何種幅度法律責任,26號文則對此並未明確規定。如果訂購人偽造身份信息,利用三部委18號文所規定的單次交易限值或個人年度限值獲取有關稅收優惠,電子商務企業是否因此而承擔相關法律責任,仍有待今後實踐進一步明確。

  值得注意的是,該條同時規定,無法提供或者無法核實訂購人身份信息的,訂購人與支付人應當為同一人。換言之,在電子商務企業在經適當努力無法核實訂購人身份信息的情況下,法律規定默認支付人為訂購人,這一規定對電子商務企業可以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

  6、配合海關查驗義務

  除上述申報、納稅相關的義務之外,26號文同時規定了電商企業以及其他主體(如監管場所經營人、倉儲企業)配合海關查驗的義務。26號文第(十六)條規定,海關實施查驗時,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監管場所經營人、倉儲企業應當按照有關規定提供便利,配合海關查驗。

  7、主動報告違規或走私行為義務

  26號文第(十七)條規定,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物流企業、監管場所經營人、倉儲企業發現涉嫌違規或走私行為的,應當及時主動報告海關。

  但是,對於未主動報告的法律後果,26號文並無做進一步規定。

  二、26號文規定了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通關方式

  依據26號文規定,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應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出口商品申報清單》,出口采取“清單核放、匯總申報”方式辦理報關手續, 進口采取“清單核放”方式辦理報關手續。

  根據上述規定,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實行“清單核放、匯總申報“的方式,即海關按企業報送的《申報清單》進行實時核放,企業則需每月將清單匯總成報關單向海關申報。這一通關模式最早在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試驗,稅改之前即已在全國推廣。

  在該出口通關模式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商品出口後,電子商務企業或其代理人應當於每月10日前(當月10日是法定節假日或者法定休息日的,順延至其後的第一個工作日,第12月的清單匯總應當於當月最後一個工作日前完成),將上月(12月為當月)結關的《申報清單》依據清單表頭同一收發貨人、同一運輸方式、同一運抵國、同一出境口岸,以及清單表體同一10位海關商品編碼、同一申報計量單位、同一幣製規則進行歸並,匯總形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出口貨物報關單》向海關申報。

  但是,對於大家更為關注的進口,依據26號文規定,目前則仍不適用“匯總申報”的方式。但26號文第(十三)條規定,海關對滿足監管規定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可按時段“匯總納稅”(具體詳見下文分析)。

  三、26號文明確了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征稅方式

  根據三部委18號文,2016年4月8日稅改之後,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停止按照此前的行郵稅方式征稅,而是征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完稅價格為實際交易價格,包括商品零售價格、運費和保險費。在限值以內:關稅稅率暫設為0%; 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取消免征稅額,暫按法定應納稅額的70%征收。超過限值的:超過單次限值、累加後超過個人年度限值的單次交易,以及完稅價格超過2000元限值的單個不可分割商品,則按照一般貿易方式全額征稅。

  26號文進一步規定,海關對滿足監管規定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時段匯總計征稅款,代收代繳義務人應當依法向海關提交足額有效的稅款擔保。海關放行後30日內未發生退貨或修撤單的,代收代繳義務人在放行後第31日至第45日內向海關辦理納稅手續。

  “匯總征稅”是近年海關為推進貿易便利化、提高通關效率而開展的一種新型集約化的征稅模式。在有效監管的前提下,實現“先放後稅,匯總繳稅”,改變了海關傳統的“逐票審核、先稅後放”的征管模式。匯總征稅對於代收代繳義務人而言,存在以下利好:

  第一,先放後稅,縮短通關時間。企業可先提取貨物,海關則由實時逐票征稅轉化為後置稅款結算。

  第二,匯總征稅,提高資金使用效率。企業可在提取貨物後的規定納稅周期內自主匯總繳付稅款,對納稅時間擁有更多的自主選擇權。

  第三,擔保額度自動恢複、循環使用。海關已開發專用的匯總征稅作業係統,實現擔保額度的智能化管理,根據企業稅款繳納情況循環使用。企業進口申報時,總擔保賬戶自動扣減應繳稅額;繳稅後,擔保額度自動恢複。

  四、26號文將給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等代收代繳義務人帶來哪些法律風險?

  從上文分析不難看出,總體而言,26號文對於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所施加的法律義務,已經並不局限於“代收代繳”,而是進一步擴大到進出口申報、納稅、日常監管等方麵。這也就加大了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等主體日常運營過程中的法律風險,對其合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尤其是代收代繳義務人的如實申報義務,因申報具有較強的技術型和法律性,可以預見,這將會是今後跨境電商相關企業運營過程中法律風險的重要敞口。在26號文要求代收代繳義務人承擔如實申報義務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專業人士的提前介入,將會給企業後續經營埋下巨大的風險隱患。而海關風險的特點在於其累積性,在便利通關的大背景下,有關申報問題在清關當時可能並未被海關及時發現而順利“放行”,但這直接導致的結果是本來可以及時化解的較小“風險”繼續累積,而在隨後的海關稽查等程序中引爆,對企業及其有關員工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十五條之規定,“進出口貨物的品名、稅則號列、數量、規格、價格、貿易方式、原產地、啟運地、運抵地、最終目的地或者其他應當申報的項目未申報或者申報不實的,分別依照下列規定予以處罰,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

  (一)影響海關統計準確性的,予以警告或者處1000元以上1萬元以下罰款;

  (二)影響海關監管秩序的,予以警告或者處1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

  (三)影響國家許可證件管理的,處貨物價值5%以上30%以下罰款;

  (四)影響國家稅款征收的,處漏繳稅款30%以上2倍以下罰款;

  (五)影響國家外匯、出口退稅管理的,處申報價格10%以上50%以下罰款。”

  除了可能依據《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十五條對申報不實所做出行政處罰之外,作為承擔如實申報義務的代收代繳義務人及其有關員工、管理人員,如果“明知”或者“應當知道”存在申報不實,仍故意逃避海關監管、偷逃應納稅款的情況下,甚至還將麵臨走私的刑事責任風險。此外,行政違規或刑事處罰還將可能對企業的海關信用等級產生影響,從而影響企業進口商品的通關速度。

  另外,需要提醒的是,中國對於單位犯罪實行的是“雙罰製”。如果公司涉嫌刑事責任,公司有關管理人員(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或部門經理等)和直接參與的有關員工可能並不能“置身事外”,而是也將可能因此被追究相應的個人刑事責任。原因在於,單位犯罪的特點之一,即是單位本身並不能形成任何意誌和行為,而需通過單位內部具體的人來行為。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及《刑法》規定,單位犯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偷逃應繳稅額在二十萬元以上不滿一百萬元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偷逃應繳稅額在一百萬元以上不滿五百萬元的,應當認定為“情節嚴重”,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偷逃應繳稅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五、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倉儲企業等代收代繳義務人應如何應對?

  既然新政之下,作為代收代繳義務人的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企業存在上述潛在的法律風險,那麽問題來了,接下來代收代繳義務人應該如何去確定有關進口商品的稅號、價格等申報要素?以上代收代繳義務人的有關員工是否擁有相應的專業知識足以確保上述要素的正確申報?

  實踐中,遺憾的是,很多進出口企業負責申報、納稅工作有關員工並未接受過任何專業的報關或法律訓練。從筆者處理的有關案件看,即便是財富500強企業,其對申報、納稅環節的控製也是非常薄弱的。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在筆者經辦的諸多海關類刑事案件中,稅號的確定與申報最後竟都落在一個或者數個未經過任何專業培訓的20多歲年輕員工身上。這無論對於該員工還是公司都是極其危險的,“順利”清關並不代表申報正確,更不代表海關此後不能追究不實申報的法律責任。實際上,公司和員工因此而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例不勝枚舉。

  有鑒於此,作為代收代繳義務人的跨境電商企業、電商平台、物流倉儲企業應高度重視上述潛在的法律風險,提前尋求專業法律人士的建議,建立一套完善的內部商品歸類、價格申報、文檔保存、危機應對等合規機製,防患於未然。同時,在日常運營過程中,如發現違規行為時,及時尋求相關專業人士的應對之策,最大限度的降低有關法律風險。這既是對企業和員工自身的一種自我保護,同時也是企業持續、合規發展的必要之舉。


文章標題:海關總署26號文規定跨境電商類企業七大法律義務

關鍵詞閱讀: 跨境電商

本文地址:http://www.zzzhongqing.com/news/kuajingdianshang/7367.html

北京517菠菜网版權所有 © 轉載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上一篇:跨境電商在新稅製下如何清關更劃算?
下一篇:跨境電商正麵清單終揭曉,今後海淘這些商品將更實惠

    「跨境電商」相關文章:

  • 香港:香港九龍尖沙咀東部加連威老道100號港晶中心8樓805室
  • 電話:(00852) 23880707
  • 傳真:(00852)23327070
  • 北京: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外大街19號華普國際大廈907A室
  • 電話:(010) 65804086
  • 傳真:(010) 65804141
  • Copyright ©2005-2015 「北京517菠菜网」版權所有 | 手機站
  • 京ICP備11003271號-2 | 北京517菠菜网國際商務谘詢有限公司
經營性網站備案中心 朝陽網絡警察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360安全網站 中國文明網